吾乃天命之子第九百零七章铁砂剑灵蛇剑

2020-01-25 20:18:03 来源: 北京信息港

吾乃天命之子 第九百零七章 铁砂剑,灵蛇剑

虽然苏特伦杀气逼人,招式凶狠霸道,但夏言风却应之似若泰然。若在战场上,面对敌人这般凶神恶煞的进攻,夏言风又能怎么办?眼前是苏特伦,那日后再有恶战呢?他无法视之等闲,却又不至于惊慌失措,因为慌乱无用,冷静才能克敌。

心绪沉静,放开来打,夏言风雷剑划动,见招拆招,仿佛得心应手,似若行家。苏特伦以力和变制人,夏言风则以巧和速反击,一招一式,连绵不绝,雷霆化剑芒,纯正而强劲,那富有弹性的雷电,道道蜿蜒而出,不断的化解着血芒的侵袭。

表面不惧,内心谨小慎微,夏言风对苏特伦的攻势,并没有的预判力,他所能做的就能尽可能硬碰硬的回旋,以攻为守,争取反击的机会,尽可能给对方也造成相对的压力,而事实证明,他的不甘示弱,也让苏特伦不敢再光顾着进攻了。

夏言风不光剑路无误,且到无孔不入,刻意避免直接与噬血之力强盛的那一波攻势形成双剑碰撞,而是以雷元素干扰掉血芒,再找准机会反扑,柔韧性与回旋性极强,动作的娴熟度亦是无可挑剔。用心使剑,与用力使剑,虽不能弥补力量之差,却也不辱剑客之道。习魔法未必不能懂兵刃,再拙劣的剑法也要让人看着像是高手间的过招。

脚底抹电,黏地回转,加倍提速,这是夏言风能让苏特伦战不下他的原因。活用雷元素,将雷电扎根于地,即使是因单纯的对剑而留着一手,没有直接把地里的铁砂抽出来作护盾,但他也足够将自己置于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回转之地。出于苏特伦不召灵蛇、不出暴走的回敬,不直接用雷系魔法进攻是基本的礼貌,他也知道,火力全开的苏特伦,他不出神器就对付不了。当然,只要敏捷度够了,就能用威慑力,何必大费周章?

此刻的夏言风,脚下的电磁链,宛如一条藤蔓,也似缠脚的树根,直通地下。比起苏特伦,夏言风反倒更像一条狡猾的毒蛇,每次闪避苏特伦的袭击后,立马就能做出反击,电磁带动剑身,瞬息即至面门,逼得苏特伦不得不回剑防御而放弃强攻。夏言风的脚上,如同穿着一双滑板鞋,总是自如进退,地面对电磁而言,不过是吸附其上的临时导体,能不平滑?

苏特伦谈不上吃惊,但也不敢轻视。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轻视夏言风,能当他苏特伦的“长官”,怎会是省油的灯?当初他次与古星尘切磋时,也一样没有轻视对方,只是古星尘的表现太过大跌眼界,他失望之余,也彻头彻尾的看扁了古星尘。而夏言风可不是不堪一击的,想被苏特伦瞧得起,首先得有值得让苏特伦正视的战斗力。不过,就算夏言风被自己打得一塌糊涂,苏特伦也不可能像瞧不起古星尘一样瞧不起他。

夏言风脚踏电流,身法步伐在苏特伦看来是无懈可击的。腾挪闪烁间,雷鸣电闪的出剑,每一剑都恰到好处,出招套路不仅阴毒,而且奇险。这种套路,有一小部分是像苏特伦现学现用的。所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夏言风的剑术并没苏特伦想得那么好,他那“毒蛇”式的攻击招式,就是苏特伦攻击招式的改进版!

不过饶是如此,夏言风也没占到什么大便宜,靠学现成的招式,是无法超越苏特伦本身强大的力量。对方基础明显更好,打下去体力上一吃亏必会力不从心。虽然预判和反应都做得极其到位,不曾有差错,攻守切换及临时巧变、大脑反应及手脚动作,都是出神入化,令苏特伦始料未及的,很快,苏特伦也深感其是个出色的对手,但是,夏言风却不能自欺欺人。他知道,技巧再高,也敌不过硬实力的差距,想不败北,必须想办法给予对方决定性的一击!

很可惜,双方谁都窥探不到对方真正的破绽。御花园内,气息奔走,两道身影在雷鸣与血色间分分合合,眨眼就已过了十几招,一个拥噬血之力,强横、老辣、阴毒、诡异,汹涌如涛、气冲云霄,一个携雷霆之势,奇险、弄巧、苍劲、柔韧,难知如阴、多变莫测。

两种交融了不同能量的剑术,在他们各自的手中都已炉火纯青,至少在对方来看是这样,自己却不能肯定。他们谁都不能从破风声中听出破绽,肉眼无暇兼顾,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只是破绽极少罢了。但即便有破绽,不是故意放出引诱对方上勾,就是总能在刹那间就以别的招式填补过去,绝不会因破绽而令自己有所损失或落于下风。

这等才是令双方都满意的对决,与其说是剑术对决,倒不如说是各自特色力量的博弈,二人对各自能力的掌控早就到了一种境界,一种极限,十几招之内,伴着雷鸣与血嘶,以及嗤嗤的破风声,连剑刃碰击的声音都被彻底掩盖了。

不论是苏特伦还是夏言风,现在都是以纯粹的自身能量在交锋,而不是剑术的较量,青铜剑不过是一柄寄宿能量的媒介,甚至可有可无。招式以剑的形式交织一起,对方必回打出了相应的克敌之式,于是出招之人就不得不中途变招,就这样接连变化,你来我往,就这样,短时间形成了一种互克的对峙,谁也不愿先垮掉。这种情况是何等怪异,却在情理之中。

连斗三十招都不带喘气,夏言风的呼吸始终凝固在开战的瞬息。三十招过后,苏特伦和夏言风同时眼神一闪,刺目的精芒闪耀一息,凌厉若剑,心有灵犀的二人,将各自手中充能充到无以复加的青铜剑,同时猛然挥动!

苏特伦越打越起劲,精神反比开战时焕发许多,攻势愈发凶猛,完全看不出有消耗的迹象。面对此等凶悍之辈,单靠雷元素再难撑起一片天,夏言风只能再以“科学”的方式来弥补体能的不足。为了不露出破绽,不让苏特伦看出他手臂的乏力,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苏兄……不好意思,容我先托管一下……”夏言风心道。

雷电通入地表,磁力强吸铁砂!漆黑的铁砂层层迭起,带着颤鸣声,井然有序的出土,然后,那黑漆漆的一片全都贴到了夏言风手中的青铜剑上!

“这……”苏特伦当即大吃一惊。本是一个击败夏言风的天赐良机,苏特伦却因震惊了一瞬而错过了。当他再度反应过来时,夏言风已经将青铜剑完全附上了铁砂,转成了“铁砂之剑”。

“别惊讶,对苏兄而言,不过雕虫小技。我只是用雷元素把地里的铁砂吸上来,给我的剑加层保护膜而已。”夏言风笑了起来。他没把大量的铁砂弄到空中,然后直接把苏特伦活埋掉就已经不错了,不过想必这种方法对苏特伦也是行不通的。

青铜剑成了“黑铁剑”,铁砂加重了剑的分量,但夏言风终是可以不再靠手臂力量来控制剑身了。那串联在铁砂间,用以凝聚铁砂的电流,纵横于夏言风的手臂和手掌,依靠精神力操纵电流,然后就靠电磁力来挥剑就行,不需要再废力了。哪怕他的手没了,剑照样能动。

挥舞铁砂剑,夏言风再无压力。漆黑的铁砂变幻自若,如漆黑的蟒蛇,吞吐雷电的光泽。苏特伦从未料过夏言风会将雷系魔法使得这般神奇,在他看来,前方似乎仅存漆黑的铁砂而没有剑,连夏言风的身形都看不住了。夏言风的剑、手臂都变得一片模糊,除了铁砂外。夏言风以磁力控剑后,他的手完全可以不用触着剑柄,他本人已经可以脱离战斗了。

夏言风的手中,就像握着无形之剑,有形之剑在抗敌,他本人已无忧。苏特伦光顾着盯剑,却忽略了夏言风本人的气息已经与自己拉开了一段距离。

“等等……你人呢?”苏特伦眼神一亮,顿时出神,“什么……夏言风队长,你……”

没错,夏言风遥控铁砂剑,本人已拉出战场二十米远!苏特伦没注意,夏言风竟在前方与他保持了距离,且获得了喘息的时机。

“抱歉啦……不过,我可没认输呢……”夏言风笑眯眯的冲苏特伦招起手来。

苏特伦一咬牙,却也不愿发作。他必须承认,夏言风真够机灵。心中讶然之余,他的自信反而倍增!只有这样的对手,才更可敬嘛!苏特伦对自身噬血之力的参悟,也到了神妙莫测,超乎传说的地步,这种噬血之力早已能与别的力量兼容且发挥出百分之二百的杀伤力!

既然夏言风用了铁砂,苏特伦也不忌讳召出异生物了。瞬息之间,他就从体内放射出了一阵不属于噬血之力的银黄之光,然后,神异的光蛇就从那些光芒里成形而出,并附上了剑。剑光合一,青铜剑灵气大增,夏言风蓦地感受到深深的危险气息!

灵蛇上剑,剑芒瞬时由血暗转银亮!剑光变化作蛇,整把剑仿佛都成了蛇形,更匹配“毒蛇”之名了。嘶嘶之音骤然响起,蛇剑合一,几声脆响,一道道灵光和一缕缕火花同时浮现虚空。

苏特伦没有直接用灵蛇去袭击夏言风,就如夏言风没有直接让铁砂活埋苏特伦一样,各种都留了手,也照顾彼此的面子。但饶是这般,灵蛇附魔于剑,就注定不好对付。虽然苏特伦控蛇的功夫比起陆宇森俨然不够看,但陆宇森毕竟是专业的,苏特伦的灵蛇只能是辅助,而这点辅助功力,对一般人而言可是要命的!

“妙!太妙了!”夏言风情不自禁的称赞起来,“没想到苏兄也能这般活用能力,灵蛇之能,我从三哥那里见识到真正狠的,苏兄若是三哥,怕我根本还不了手吧?”

“你是觉得,本会长的灵蛇,比不上那个陆宇森吗?”苏特伦的嘴边泛动冷笑。

“这是客观事实……毕竟会长的主修的,是力量!”夏言风自知无破灵蛇之法,但心中对战局的结果仍充满了期待,“今日,我倒是想瞧瞧,我的‘铁砂雷鸣剑’和你的‘噬血灵蛇剑’究竟孰强孰弱,谁可笑到!”

“队长果然好雅兴,还能给青铜剑想出这些名字。不过,这场切磋的胜利,本会长可要拿下来。队长,失礼了!”苏特伦满身狂气,自信且骄傲的发出了宣言。

北京军海医院有哪些医生
莆田涵江医院预约挂号
长治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厦门市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柳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