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喜泰国游(四)

2019-08-22 16:50:51 来源: 北京信息港

没有闹清楚泰国浴怎么个洗法,不敢贸然行事。

一觉醒来,已经是来泰国的第三天。匆匆吃过早餐,就上了大巴,前往泰国人所说的“东方夏威夷”——芭达雅。发车时,“屁高”换成了“屁陈”。“屁陈”是泰国华侨的后裔,国语说得不是十分标准,老把“看”说成“汉”,引得游客中的好事者跟着学舌。“屁陈”也不介意。

离开曼谷之前,平民团被带到城边上的宝石中心。此前,“屁陈”就给大家讲了辨认宝石的四大要素,即四个“C”。个“C”指COLOUR(颜色——亮不亮?),第二个“C”指CLERITY(成色——杂质多不多?),第三个“C”指CUTTING(切割、打磨——切割面越多,反光越好),第四个“C”指CARAT(克拉——越重越好)。据说,世界上产红宝石的国家只有泰国和印度,产蓝宝石的国家只有泰国和中国,泰国就占了两项,堪称宝石之乡。红宝石因含铁而呈红色,蓝宝石因含铜而呈蓝色。

宝石中心大门旁有两间小屋子,观光客先被关进小屋子里看一段几分钟的配音、配乐幻灯片,幻灯片向观光客讲解宝石的开采、加工、出售、辨认。宝石中心有三层楼的营业大厅,进了大门,两旁都放置了显微镜,供观光客比较真假宝石。浪子这凡夫俗眼看不处出真假宝石有什么区别,反而觉得假的比真的还好看。玻璃柜台里摆满了各种宝石首饰,琳琅满目,目不暇接,看得人眼花缭乱。柜台里边的销售员热情地招揽观光客,只要你往柜台边一靠,他们便会热忱地叫你坐下,并拿出各种款式供你挑选。你要是说一声“不知她能不能带?”,他们立刻把镶着宝石的白金戒子套在你的小手子上,说男的小手子能戴,女的中子和无名子都能戴。

团友经受不住诱惑,坐下来为爱妻挑选了一枚戒子。打折、退税(7%增值税)下来,标价八千八百多铢的红宝石戒子需付人民币两千多元。出了大门,猛然间想起,付款前把“屁陈”的四个“C”全忘了。好在有国际认证书在手,这么大的泰国国家宝石中心应该不会骗人,全当这是真的,心里就坦然了。再加上旁人说,这枚戒子在成都要卖四千多,更是沾沾自喜。

大巴离开了曼谷,一路上看见许多荒芜的田野,很是不解,不由得想起了“屁高”的一番高论。泰国南方的农民在经济迅猛发展的时期,将土地大量闲置,等待巨商前来收购。谁知金融风暴势不可挡地袭来,农民同样蒙受了巨大的损失。看到农家的不幸,九世王出台了“三个三加一”的农业政策,规劝农家照此行事。三个三加一就是:三成的土地用于种粮食,三成种果蔬,三成围堰蓄水养鱼,一成用于住宅、养家禽家畜。九世王说这虽不是一个发大财的做法,但这是安全的做法,无论何时都不会挨饿受累。听规劝的农家慢慢尝到了甜头,其他人也开始跟着效仿;所以,泰国农民非常感激当今的九世王。

大巴中途在一个由农户开的干杂货集市停留,以便让游客“后母难”,顺便买一点水果干杂货。虽然是农户自产自销,但价格也不匪。随便拿了几袋,就是六百多铢。不过,在这里见识了榴莲,一种可口但奇臭无比的果实。难怪,饭店的电梯前,大巴的门前,一切有空调的密闭场所,都贴着醒目的标志,不允许带进榴莲。

二百多公里长途跋涉结束了,大巴在芭达雅海滨公园饭店门前停下。这可能是韩国人开的饭店,因为除了泰文、英文,就是朝鲜文字。饭店附近几家民宅的门前也竖着朝鲜文字的招牌。下了大巴,走进饭店大厅,一股潮湿的热浪扑面而来,天井形的大厅两面是玻璃墙。玻璃墙的玻璃按两层错开排列,留下很大的空隙,可以透风。第二天刮风下雨,才发现这种玻璃墙的妙用。( 待 续 )

泰国人说起芭达雅,对美国大兵有一种由衷的感激。越战时期,美军租用芭达雅港口,对明天没有把握的美国大兵醉生梦死,花钱如流水,给芭达雅带来了繁荣,自然也造就了特种市场。

拉开饭店房间的窗帘,海湾里一左一右停泊着两艘炮舰,更远处一艘潜艇的了望台依稀可见。这边风光独好,海面上除了游艇、快艇,还有泰国海军保驾护航。

饭店的餐厅已经人满为患,晚餐只好改到梅花山酒楼吃中餐。梅花山酒楼地处芭达雅闹市区,附设号称亚洲的迪斯科舞厅和三公主开的古式按摩店。泰国的酒楼利用率都非常高,前一批吃客还没有吃完,后一批已经在等候,半小时一轮。梅花山酒楼的饭菜虽说是中餐,但味儿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佐以香辣酱胡乱吃一顿,刚擦完嘴,就被地陪带去皇家人妖演出中心排队。演出中心除了VIP可以定座,其余的座位都不固定;所以,需要早点去抢占座位。

平民团去得早,幸运地排在前头。演出中心每天下午五点开始,演出四场,每场一个半小时,中间间隔半小时,和第二场之间的间隔稍长,因为是晚餐时间。平民团赶的是第二场,晚八点开演。七点不到就排着了,久久的等待,在潮湿闷热的空气中前胸贴后背,汗涔涔、痒簌簌的滋味真是难耐。好在看见一辆辆大巴源源不断把同胞载到这里,让他们排在后边,心里又有了平衡感。两腿开始发麻的时候,也就是可以入场的时候。刚开始还有次序,一进门厅,江苏青旅的就开始朝里边乱跑,于是次序大乱,同胞们争先恐后地朝里冲,在江苏游客的带领下,把国内的习惯带到了海外。年老体弱不是占到极差的位子,就是站在后面观看。

人妖歌舞表演终于开始了。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在台上走着刚劲的舞步,挥舞着双臂,颤动着嘴唇,喇叭里播放出《血染的风采》、《四季歌》等大陆和港台流行歌曲,英文的《雨人》等流行歌曲也同台播出。《血染的风采》让这帮人妖舞出来已经失去了威武悲壮,呈现给人们的是妖娆,那滋味真是一言难尽。如果不是事先告诉你他们是变性的男人,如果不是看见他们粗大的脚板,你还真以为他们是漂亮的女人,在舞台灯光的炫耀下显得格外娇媚。

想一想那些个头不高的泰国妹,再看一看眼前这些假女人,不免悟出这个道理:泰国妹太矮小,不足以吸引游客;只好开发人妖资源,这些一米七以上的高个子“女人”走在舞台上,不亚于T型舞台的女模特。这纯粹是歪批。其实,人妖大致分两种:一种是心理变态,年纪尚小就做了变性手术,然后长期服用或注射雌性激素,此等人妖更加接近女人,除了不能生育;另一种人妖因感情挫折,或愤世嫉俗,象出家当和尚一样,逃避现实,此等人妖虽说也做了变性手术,也需要药物维持,但雄性特征较为突出。辨认人妖简便的办法是看其颈项,但人妖不管再热的天,都想方设法把自己的颈项装饰起来。

常人觉得人妖挺悲惨的,不男不女不说,由于药物原因,寿命也只有四十来岁。可是,人妖却非常自豪,因为他们比常人更受游人的青睐。演出结束后,做主角的领衔人妖来到户外,在人群的包围下,与游人合影,小费自然是免不了的,闪光灯闪一下就是二十铢。人妖们应接不暇,收了小费后,就用鸭公嗓子催促道:“快点啦!”又是泰国式的流水线效率。人妖们还有下一场演出,不快不行。

平民团里有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可怜天下父母心,小小的年纪就被父母带出来感受异国风情。人妖歌舞演出结束时,他早已躺在父亲的怀里呼呼大睡。旁人说,还是这个小孩子乖,拒腐蚀,永不沾。其实,他是在学华君武的三毛,“不该看的不看。”

看完人妖演出,又被“屁陈”诓进夜巴黎艳舞酒吧。在来芭达雅的途中,“屁陈”就向大家灌输:“美国人到了芭达雅有三租——租车、租房、租老婆;中国人到了芭达雅一般有三花——花钱、花心、花衣服。大家要尽情地‘花’,才不枉此行。”交上一百五十元人民币(地陪带你消费时,可按4.0折算)给“王八”,就可以进去了。进门时,吧台发给每人一小瓶可乐或高橙,选个座位坐好,观看酒吧中央长方形上的艳舞表演。

舞台上有两具反光颜料画成的骷髅伴着迪斯科音乐扭来扭去,音乐奏完,亮灯一开,原来台上是……。一声吆喝,从黑暗中串出一群环肥燕瘦的水晶晶。她们奔上舞台,随着迪斯科音乐群妖起舞。定眼一看,赵飞燕者能见一二,其余的都象杨玉环。

也有让观众参与的节目,如接香蕉和作画。偶尔,水晶晶们也把坐得近的观众拉上舞台,与她们在喧闹的迪斯科乐曲声中群魔乱舞。跳得兴起,她们还会跳起来吊着舞伴的脖子,故作亲密状。

据说,芭达雅的夜生活深夜两点才真正开始。可是,平民团这群观光客到十二点,已经挡不住旅途劳累的侵袭,爬上一辆大篷车(农夫车搭了一个凉棚,芭达雅的出租车),打道回府。

大篷车刚拐过街角,只见一辆漂亮的银灰色轿车尾随而来。驾车人是一个披着长发、容貌娇好的水晶晶。大家向她挥手,她也娇媚地向这边挥手。大篷车又拐过一个街角,水晶晶却拐向另一条街,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屁陈”冒出一句话,让人仿佛嚼到了一颗烂花生:“那是一个人妖。”“屁陈”接着提出一个问题:“人妖上女厕所,还是男厕所?”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女——厕——所!”“屁陈”说:“错!”

尿失禁用什么纸尿裤
老人筋骨疼痛补充什么营养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途径
缓解肚子疼快的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