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战神 第392章 一意孤行

2020-02-15 20:24:05 来源: 北京信息港

超能战神 第392章 一意孤行

花下影和严艾雪跑到浴室去冲冷水澡,把罗阳一个人晾在大厅。

过了好半天,罗阳长出一口气,暗道:“总算把这股躁动用意志压制住了,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反扑,下次见到燕北归这个损友,我得想办法坑他一次,能祸害个几万年……”

花下影和严艾雪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羞得满面通红。

这酒菜是没法吃下去了,罗阳传音说:“那啥,我走了

,真不是故意的”

这件事没处说理去,罗阳于掉了乾安皇宫所有阳魂酒,到现在才知道问题所在,那有个屁用?

其实影响不是很大,酒是好酒,让气血更加旺盛。就是看到美女会有强烈反应,尤其禁不起美女引诱,而且以后喝酒都要小心,随时有可能变身成为色狼

罗阳走出圣殿,脚下荡起一圈红光,身影一下子投射出去,直接传送到沧海市。

“轰隆”一声响,罗介沐,罗介鳄,陈老虎,敬天雄,彭大海等人齐齐看向传送平台,知道老大到来。

除了罗介沐这帮心腹,还有袁辉等军团长。

近十天,火线提拔起来一批高级军官。当他们看到传送平台走出一道身影,大多数人并未露出尊敬神色,而是面色阴沉。

袁珍儿站在前列,身边簇拥着好多年轻军官,她忽然跨前一步质问:“罗阳,你真的要一意孤行吗?就算第五集团军重组,很多军官和士兵选择退出,仍有将近三百万人呀你真忍心让这么多战士和将士送死?”

袁辉也站了出来,力挺袁珍儿,苦口婆心劝道:“军座,三思而后行您把整个第五集团军收拢到一起进行跨境战犯了兵家大忌,不该孤注一掷呀”

罗阳抬手阻止大家,说道:“不疯魔不成活,大劫就在眼前,如果你们以为循规蹈矩就可以在乱世存活,大错而特错。如果你们觉得这次训练有问题,我准许军官提出申请退出。”

袁珍儿据理力争:“不,我袁家不能眼睁睁看着因为你的错误决定,使那么多战士埋骨他乡身居上位者,你不能按照自己的幼稚想法去做事。也许你有武力,却是匹夫之勇”

听到“匹夫之勇”四个字,罗阳仰头大笑:“哈哈哈,没错,我就是匹夫之勇。不过,你们给我记住,眼下还有机会逞匹夫之勇,再过些时候天下烽烟四起,第五集团军如果还是现在的样子,凭什么主控二十行省防务?没有打开局面的军团统统都要淘汰出局。”

忽然之间,罗阳望向耀万尊:“耀军座,你觉得呢?”

大家齐齐看向耀万尊,在场之人心里清楚,是罗阳临场截胡,才使耀万尊的一番心思落空。

出乎所有人预料,耀万尊十分慎重的点了点头说:“奶奶个熊,打一打也好,不经过血战的军团永远没有机会成为队伍。”

“什么,这两个人居然联手了?”军官队伍哗然。

罗阳冲着耀万尊点了点头,因为他知道在对抗外敌上面,二人的战术思想和战略眼光有很多地方重合。滔天浩劫面前还想求稳?无异于痴人说梦。

现在这些人体会不到什么叫做不疯魔不成活,可是等他们面临发疯境地,再想回头已经晚了。

机会只有一次,不牢牢抓住便有倾覆之险

袁珍儿叹息:“罗阳既然无法阻止你,我们袁家又不能坐视不理,只能随你转战,极力降低损伤,希望你迷途知返,遇难而退。”

“可惜,我喜欢做的事情是一条路跑到黑。”罗阳莞尔一笑,袁家现在处于困境,袁向前全面失势,原本站在袁家一边的军团长已经退出,在第五集团军痛失话语权。

眼下罗家人和东兰大学师生补充进来,他们尚未串连形成脉络,加上从三十三路军特意抽调出去一些“野心家”,有这些搅屎棍子在,十天时间任谁也别想掌权。

所以,第五集团军正处于松散状态,罗阳的话凌驾于袁家之上。如果拖延两三个月,到时候势力结构稳定下来就不好说了。

“传我军令,急行军”

“是”

军令如山,层层传递下去,驻扎在沧海市外面的三十三路大军立刻响应。就见近千艘战舰喷吐亮光,发出“隆隆”巨响升起到天空,地面装甲车集群跟在后方。

罗阳看向以袁家为首的军官阵营,冷哼道:“你们还不归队?要等到什么时候?三十三路军必须完成我布置的任务,第五集团军总人数连原来的两成都不到,我不介意将三十三路大军完全打散,整编为六路军。”

“你”袁珍儿气恼,心说:“臭小子,看来你真的讨厌我,袁家已经接受罗家的聘礼,这是自取其辱,我怎么就那么命苦?”

罗阳哪有心思管袁珍儿怎么想?虽然大军开拔,但是他对第五集团军毫无概念,也难怪人家袁家有意见,摊上这种不负的家伙做统帅,那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吗?

将袁家人和杂七杂八人士打发走,罗阳身边仅剩下罗介沐一人,他随口问道:“说说现在的难处吧”

“我的少主呀介沐近这些天操持上上下下事务,鞠躬尽瘁,殚精竭虑,那是没有一天能好好合眼睡上一觉。”罗介沐首先诉起苦来,这些天对他来说确实过得特别难,好像每天都在打仗一样,而且还不一定把事情做好,现在什么争权夺利的心思都没了,只想好好睡觉。

罗阳和罗介沐边说边向旗舰走去,听到抱怨停下脚步笑道:“能者多劳嘛历练一番,可以推举你担任罗家族长了。”

“少主您不要和属下开玩笑。”

罗介沐当即汗如雨下,心中惧怕:“这小子绝逼故意的,他要是对罗家人推举我,我第二天就得被五马分尸。就算心里想挟天子以令诸侯,越威风越好,可是我就是小虾米,没有那种胆量不说,也没有那种能力。”

仅仅一句话就让罗介沐老老实实,服服帖帖,再也不敢抱怨。

罗阳不想做少主发号施令,可是收拾一个罗介沐还不容易?然而,当他听取罗介沐汇报的情况后,面色阴晴不定起来。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