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温柔一刀的海氏盛长柏才是有老婆命的男人

2020-11-20 17:09:45 来源: 北京信息港

《知否》“温柔一刀”的海氏:盛长柏,才是有“老婆命”的男人 文|公子逸 纵观《知否》整本小说,我喜欢的男人,不是顾廷烨,而是盛长柏。我羡慕的女人也不是盛明兰,而是盛长柏的老婆海氏。 盛长柏和海氏,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海家有家规明令:子孙四十无子方可纳妾。 因为海家的男人们都不纳妾,海家的女儿们也便都容不得妾室。这对于梁晗这样的男人来说,妻子不让纳妾,那就是善妒,可以直接把妻子休掉的。 可对于盛长柏来说,这简直就是福音。盛长柏从小见惯了父亲怎样宠爱林噙霜,自己的母亲怎么吃苦受罪。父亲的宠妾灭妻,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极大的创伤,导致他对“小妾”这种生物是完全抵触的。 抵触到什么程度呢? 他屋子里总共就一个通房,还是极其老实本分的。他给她起名叫羊毫。他挑丫头的时候,只挑难看的,不待见的就是花枝招展的。而且,他给自己院子里的丫头起名字,都是猪狼鸡鼠这样的字。他院子里看的一个姑娘,他直接起名叫“鼠须”。 小桃是一个多后知后觉的丫头,可是到了盛长柏的院子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的。因为日常,你进了盛长柏的院子,那真的是安静地掉根针,也能听见的。 他如此整治自己的院子,为了什么?为了等待他未来的妻子,给他未来的妻子一个好的“生存环境”。 一个见不得丈夫纳妾,一个对妾室娘胎里带来的反感。两个人在那样的古代,称得上“喜相逢”了。 盛明兰在海氏一举就收拾了林噙霜后,真心感慨了这样的一句话:“果然,盛长柏才是有老婆命的。” 盛长柏到底多有老婆命呢? 其一,盛长柏能娶到海氏,是高攀。海氏,嫁给盛长柏,那真的是低嫁了。 盛长柏中了二甲第五的进士,父亲盛紘刚升了五品的官,他有一个忠勤伯府的姐夫,还有个体面的舅家。可即使这样,海家刚开始都是不愿意的。 他们嫌盛家,家世太单薄了。 你想海家的女儿不允许丈夫纳妾,这样人家的女儿议亲何其艰难,可即使艰难到这样的程度,人家都有底气瞧不上盛家,可见海家的门第到底有多高。 用原著里的话说就是:书香世家,满门清贵。 书香世家到什么程度? 原著里小秦氏有一个女儿嫁给了公主的儿子。公主的儿子何其贵重,但是他要读书,还要通过盛明兰这样的姻亲,才能搭上海氏这样的书香“世”家。 清贵到什么地步? 盛长柏一路做官,顶头好几个上司,都是海氏的门生。而海氏的嫁妆更是十里红妆,只把盛明兰惊呆到感慨,清流的清,跟清贫的清,不是一个字啊。 海家有名,有钱,有势。 如果说,盛紘娶了王若弗是高攀,那盛长柏娶了海氏,就是大大的高攀。 而海氏,还不是海家旁出的女儿。而是海家家主嫡出的二小姐,那人品德行是连孔嬷嬷这样的人都认可的。 王若弗知道自己要有一个这么高门第的儿媳时,直接到盛老太太那里去哭了。她可是帝师的女儿,但是在海氏面前,完全不敢托大。 盛长柏的仕途通畅,有他自己的原因,而海家的助力更是不容小觑。 海氏,娘家给力就算了,她自己更给力。她嫁到盛家之后,上能拿住婆婆,下一举拿掉了林噙霜,把林噙霜的势力连根拔起,中间还能完全不得罪几个小姑子。即使是盛墨兰这样尖酸刻薄的人,竟然也说不出海氏一个“不”字。 盛紘宠妾灭妻了数十年,闹得盛府乌烟瘴气。 即使是孔嬷嬷也仅仅是遏制了林姨娘对盛紘提更过分的要求。但是,盛紘对林噙霜的宠爱一直都在的。因为盛紘一直宠爱林噙霜,王若弗一直处在憋屈的状态。夫妻不和,家族自然不兴。 可盛长柏娶了海氏,海氏一下子就肃清了盛家的这个沉疴多年的“弊病”。 在原著里,盛墨兰因为嫉妒盛明兰划伤她的脸那段,王若弗带去的人和林噙霜带去的人打了起来,这时候温柔到给婆婆端茶倒水半个月的海氏出现了。 她只说了四句话,就解除了当时的危机。她先是让林昆家的把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婆婆王若弗领走了。然后,就对着来给林噙霜撑腰的盛长枫说:“从没听说过内宅的事有爷们插手的份,你还是赶紧回去读书吧。” 然后盛长枫羞愧地走了。 之后,林姨娘想要领走盛墨兰,海氏直接把盛墨兰看管了起来。她对丫鬟婆子说:“一手指头都不能碰她。” 林姨娘见识了海氏的厉害,想要撒泼,这时候,海氏对着林噙霜那边的婆子丫鬟淡淡地说了句:“旁的尊贵,我治不了,可你们要打要卖,怕我还做的了主。解决不了全部,便挑几个出头的敲打着!” 要不就说盛长柏有老婆命。 瞧瞧王若弗闹得鸡飞狗跳,完全没用,还要着了林噙霜的道,她对的事,都能成了错的事。再瞧瞧海氏的温柔一刀,不吵不闹,温柔和谐,却寸寸打中林噙霜的要害。 林噙霜在盛家耀武扬威了几十年,她本想要提前去跟盛紘诉苦,不想海氏早就把盛紘截走了。她刚想要颠倒黑白,海氏就来了句:“林姨娘比我母亲去得还晚,你要说什么。” 林噙霜又开始哭娇弱,扮深情,说墨兰没有人管何其可怜。王若弗马上就又着了道,要喊打喊杀,不想海氏平静地说道:“男婚女嫁之事,哪有女方上赶着去求的。你叫太太如何帮着四妹妹?” 林姨娘处处碰海氏的软钉子,终于露出了破绽。她其实就是瞧不起读书人,想要攀附权贵罢了。可盛紘就是读书人,她始终不敢乱说。可遇到了海氏这样的对手,她理屈词穷了,于是内心真实的想法就脱口而出了:“不是你去嫁那些个穷秀才举人。” 而海氏何其厉害,一下子就抓住了这个要害:“老爷也是读书人,考了科举,两榜进士,然后克勤尽勉,累积资历,造福地方百姓,渐成国之栋梁。姨娘何必瞧不起秀才举人呢?” 这句话既恭维了盛紘,又点出了林姨娘爱的不是盛紘这个人,爱的是盛家的富贵。既然如此,就不要扮深情了。 之后,她开始从内宅上升到了朝堂:“新皇登基,忌的就是这嫡庶不分呀!” 盛紘彻底被说服了,禁足了盛墨兰。他还警告林姨娘,要是再敢见盛长枫和盛墨兰就把她赶出府去。 海氏大获全胜,发卖了林噙霜的奴才,彻底肃清了盛家的内宅,林噙霜有生之年,除非盛长枫能有大出息,否则她在盛府算是彻底完了。 其实,盛家真的没什么让盛长柏糟心的事。糟心的也就是他爹盛紘的宠妾灭妻了,可他娶了海氏这样的厉害老婆,进门没多久,一举就拿下了王氏几十年都没拿下的林噙霜。 盛长柏这个老婆真的是娶着了。 更令人羡慕的是,海氏和盛长柏不是盛紘和王若弗的鸡同鸭讲。当盛紘念了一句“月有阴晴圆缺”,王氏很煞风景地说了一句:“今天不是十五,月亮当然不圆了。” 盛长柏和海氏是真正的琴瑟和鸣。 琴瑟和鸣,到什么地步? 两个人刚新婚天就联手整治了海氏的婆婆,盛长柏的亲生母亲王若弗。男人帮着妻子整治自己的母亲,这是多高甜的操作。 海氏进门之后,对待王氏非常孝顺,本来王氏想要摆摆婆婆的款来,可不想儿媳妇温顺地完全挑不出毛病,就是她没事找事,海氏都是全然发自内心的接受,并感谢她的教诲。 半个月来,海氏端茶倒水,简直比二十四孝还二十四孝。高门低嫁,还要受婆婆这样的“作践”。 盛紘看不惯了,盛明兰三个小姑娘看到海氏这样“伺候”婆婆,直接开始恐婚了,连下人们都觉得王若弗简直太刻薄了,哪个官宦人家,也没这么使唤儿媳妇的。何况,人家还是清贵人家的嫡女。 ,王若弗吃不消了,再也不敢让海氏伺候她了。可她暗示,海氏装不懂。明示,海氏抵死不从,说不合规矩。王若弗发了狠,执意不氏陪着她,她才算摆脱了这个难缠的儿媳妇。 而这主意是谁出的呢? 她亲生的儿子,盛长柏。盛长柏对海氏说:“累不了半个月,你就能过关了。” 得夫如此,何其幸哉。 而盛长柏娶了海氏这种娘家给力,自己也给力的媳妇,更幸矣。 盛长柏和海氏,从三观到能力,样样契合。他们的婚姻,那才是强强联合的精彩,并肩而立的高甜。濮阳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濮阳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濮阳看白癜风的医院
濮阳哪家医院看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