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在红旗下17梦遇董艳丽谷红霞情定蔬菜

2020-10-26 02:27:33 来源: 北京信息港

长在红旗下17 梦遇董艳丽 谷红霞情定武鹏飞

一天的游园,同学们都很疲惫,好多同学回到家倒在炕上就睡着了。也是这样,他睡的很香,若不是那个让人回味的梦,他不一定会睡到什么时候。

董艳丽在水里冲他笑,那笑好甜好灿烂,涉水向董艳丽奔去,他俩越来越近了,就要唾手可得了,这时一个浪打来,董艳丽不见了,四处张望,不见人影,他大声喊—董艳丽,董艳丽突然从水里冒了出来,竟露着上身,董艳丽挥着背心在水里慢跑,在后边紧追不舍,又一个浪头打来,董艳丽的露出了股沟,一个猛子扑过去,刹那间他的下边一阵抽搐,一股液体以罕见的速度射出,那力量似排山倒海,似摧营拔寨,似闯关夺隘,不可遏制,不可阻挡,不可抗拒,那种感觉如魂上九霄,让人刻骨铭心,没齿难忘。

起身从立柜里拿出一条内裤换上,这时母亲回来了问他,说游园后去浑河了,下了水内裤脏了换一下。母亲捡起内裤搁在水盆里,她看见了内裤上有一块粘乎乎的东西,母亲知道儿子长大了。赶忙下炕,把盆里的内裤洗了。

这个夜晚很安静,谷红霞在炕上辗转反侧,折腾了好半天也没有睡着,脑海里全是武鹏飞在浑河里游泳的影像,他的游姿,他的健壮,他的肌肉,无不散发着男性的气息,他是班级里棒的男生。她把唐文强与武鹏飞在心里做着比较,唐文强长得白净净的,但却显柔弱了一些,而武鹏飞那黑里透红的皮肤才更像个男人,雄性的自然之美使已经情窦初开的谷红霞萌生了本能的向往与冲动。武鹏飞上岸后曾站在她身旁,她近距离地打量过武鹏飞的身体,宽宽的肩膀,有力的双臂,站有那儿腿一绷肌肉就一块一块地突显出来,她看了一眼就躲开了目光,她想看但又不好意思,她想不看,但又控制不住自己。她甚至臆想着那东西会是什么样,她听说那东西受到刺激会起来,威风凛凛地不可一世,若是接触会是怎样的感觉,她还没有体验过。蓦然,她想起了自己初潮的经历。

那是十二岁那年的秋天,她一觉醒来,发现内裤粘住了身体,掀开一看却有一摊血迹,她惊恐万分,不知如何是好,悄悄地告诉了母亲,母亲看了一眼,对她说闺女不用怕,这是女人正常的生理现象,以后每月都会来一次。

说罢母亲给了她五角钱,让她去商店买妇女卫生纸,她很难为情,不好意思去买,想起母亲每月都用,就问母亲你不是有吗?母亲说家里没有了,你去自己买吧!谷红霞胆怯怯地拿着钱出了门。

到了商店,卖日用杂品的柜台前是一个男售货员,她没有张嘴,在商店里转了一会儿,那位男售货员还不走,急的她直跺脚,只好跑到卖烟酒糖茶那边,和一位大姨小声说买妇女卫生纸,她很羞涩脸红红的,售货的大姨看她那窘态,就明白发生了什么,走过去取了一包卫生纸给了她,又找了她两角钱。

谷红霞把那包卫生纸掖在衣服里,生怕被别人看见,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她进了屋,才把卫生纸拿出来,母亲教她怎么叠,她在旁边看着学着,母亲把纸叠成煎饼盒子状,又找来一条裆部有两根猴筋的内裤让她换上,把叠好的卫生纸絮在底部,两头伸进猴筋里固定住,提上内裤竟浑然不觉。母亲又叮嘱她说,起初那几天量会多些,每天要换两三次,一个礼拜就结束了,这期间不要吃过凉的东西,也不要剧烈地运动,自己多注意点。谷红霞点着头,把母亲的话记在了心里。

后来她听说有人把女人的月经叫老百姓中还有一种通俗的叫法来事儿让她搞不懂的有人还说是大姨妈大姨妈与这事儿会有什么呢?她不能问,只能想,可谁又会想明白呢?其实有个古代的爱情故事,讲了大姨来历。

古时候,据说事出汉朝,有个美丽的小女孩叫佳儿,长到年方二八,正是出嫁的好时候,不过女孩命不是很好,早早父母双亡,一直跟着姨娘家的人生活。上门说媒的人多了,女孩子也总会留些心眼,这姑娘就看上了一个姓李的书生。

李书生也很爱慕佳儿姑娘,那时候人都很传统,两个人定了亲后,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完婚,不像现在的这帮小屁孩小小的年龄就同居了爱爱了。但是毕竟年轻人都是春心萌动,李书生总会找些借口偷偷去看佳儿姑娘,但是两个人独处的机会不多,无非拉拉手什么的,接吻拥抱就更别提了。

当然了,李书生也是热血青年,当然也想吻吻心仪的女孩。可是,古代那个时候,女人都在家忙家务,这大姨妈呢也常在家里忙活,小情人自然偷偷摸摸怕人看见,被人说三道四,所以常常想温存一下的时候就会听见大姨脚步声,姑娘家自然警惕的多,听见脚步就会说,大姨妈来了,你快躲起来。

时间长了,李书生寂寞难耐,找了个媒婆,女孩总算过门了,恰恰不巧,那天正好是女孩那个月的日子。入了洞房,李书生就急匆匆想要行云雨之欢。可惜日子不巧,过去的女人多含蓄呀,不好直说,但姑娘很聪明,就说今晚大姨妈要来,李书生也是聪明人知道一定有难言之隐,没再问什么,就自己解决了。从此以后就有了这个习惯说法,女人不方便的时候,就会说大姨妈来了。

三年多来,谷红霞月复一月的经历着生理周期,随着生理周期的循环往复,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平坦的日渐丰满,如今已经成型了,圆圆的鼓鼓的。皮肤不但白皙了许多,而且愈发细腻和光滑了。上次和伍凤薇一起洗澡,她也明显感到自己越来越女人了,和伍凤薇的青涩相比,她彰显的是成熟的风韵。让她难以抑制的是大姨妈来的前几天,她总是有一种莫名的躁动和胡乱的遐想,发胀的,摩擦着内衣,异样的感觉常常袭来,让人魂不守舍,想入非非。怀春的年龄,成长的烦恼,原始的本能,理智提交的过程很耗时-确保密切监视你的进程。的克制,折磨着青春期的女孩。

今天这个夜晚,谷红霞的生理很正常,但她的心理却发生了变化,她想到了唐文强,想到了与他的初吻,与他的早恋只是一时冲动,她有点讨厌唐文强了。她还想了许多,她似乎有了心仪的男生,还与他在一个学习小组,多好的机会啊,他会怎么想,会喜欢我吗?她想了很多,墙上的挂钟响了十一下,她才强迫自己入睡,入睡谈何容易,谁会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睡着的,知道的话一定没睡着,睡着的时候一定不知道。

第二天下午,谷红霞乔装打扮一番,早早来到了武鹏飞家参加小组学习。她敲门进屋,武鹏飞一惊一喜,惊的是没想到谷红霞来的这么早,喜的是其他同学还没到,两人正好可以唠唠嗑儿。

来了,快坐。武鹏飞边放桌子边对谷红霞说。

嗯,喂,你啥时候学的游泳啊?谷红霞开门见山。

小学时就学了,武鹏飞说。

你游的真棒,在哪儿学的?谷红霞问。

市游泳馆,在中山公园附近。

哦,游泳危险不?呛水咋办哪?

先在水浅的地方练,差不多了再到深水区,没啥危险。武鹏飞解释着。

初学者是不是得有人带啊?谷红霞想学游泳了。

有人带了,没人带也一样,我就是自己学的。

呃,你聪明啊,没人带就能学会,谷红霞赞美了一句。

咋地你想学啊?武鹏飞才听明白谷红霞的意思。

想是想,不过…没人带,我不敢下水。

这好办,你要真想学,我可以教你。

真的?谷红霞眼里放着光。

当然了,武鹏飞满口答应。

那好,哪天你去的时候,我跟你去。

不过,你得先体检,办个游泳证,还得准备下泳衣。

行,准备好了告诉你。谷红霞心想事成,没费吹灰之力。

武鹏飞心里一阵暗喜,他巴不得有机会和谷红霞接触,自从那天晚上做了那个梦以后,他在心里已经开始暗恋谷红霞,他想向她表白,只是那天晚上见到的那个黑影让他心有顾忌。今天谷红霞表示想和他学游泳,他意识到这里面可能有了变化,何况谷红霞是批发展的团员,对自己今后入团也是有利的。想到这儿他对谷红霞说:在入团的问题上,需要你多多帮助。

这事虽然我说了不算,但我会替你说好话的。

谢谢了。

甭客气,我们互相帮助嘛!

这时伍凤薇一阵风似地飘进了屋,见屋里只有武鹏飞和谷红霞,眨了下细长的眼睛:你俩在谈心?我先出去了。

哎,凤薇出去干嘛?谷红霞喊道。

谈什么心哪,她早来一会,咱俩说昨园的事呢!武鹏飞这个谎撒的滴水不漏。

伍凤薇从门外刚进屋,几跟着进来了,小组学习才正式开始。

次日下午,又早早来到董艳丽家参加小组学习,董艳丽看了下钟,今天又看错点了吧?

苦笑着:没有,不能总看错啊!

那咋来这么早呢?帮我挑水呀,我爸早上挑了,董艳丽话里有点讽刺。

你别挖苦我行不?帮你干活还干出错了,埋怨道。

你来这么早,不怕同学说闲话啊?

什么闲(咸)话淡话的,爱说啥说啥,我不怕。

你不怕我还怕呢?女孩儿和男孩子能一样吗?

这倒是,以后我注意点,今天来想和你说件事儿。

啥事儿,说吧。

这个,那什么,嗯…

你想说啥快说,咋这么磨叽呢!

有点不好意思说。搔着头发。

啥事儿啊,让你这么害羞。

那啥,那个我昨园回来做了个梦…

做的啥梦?董艳丽瞅着。

避开董艳丽的眼光,你说怪不,梦见你了。

梦见我啦?董艳丽反问。

可不么,真的。

梦见我啥了?讲一讲。

别讲了,没法讲。

梦有啥不能讲的,好梦坏梦你讲吧,我不在乎。

真的没法讲。

董艳丽大概猜到了什么。是不是那方面的?

脸更红了,是,那啥,那啥啦!

董艳丽的脸也红了,拿起炕上的条帚疙瘩边打边说:你太坏、太坏、太坏了。

躲闪着:梦这事儿也不是我想做就做的呀,谁知道怎么就做了。

别辩解,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是不是想了?

没想啊,就看你下河里了。

我下河里你就做梦啊,你要是看我洗澡不得疯啊?

备不住。

想得美!哼!董艳丽把条帚疙瘩但是在美国的时候已经有过这类判例扔到一边。

你说好几个下河的,我咋没梦着别人呢?

这话说的很触动女人的心思,也委婉地表达了一个男生对一个女生的喜欢。女人往往就是这样,你若跟她说梦着了别人,她会嫉妒;你若实话实说梦着她了,她还会嗔怪。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像雨像雾又像风,来无影去无踪,几多柔情,几许妩媚,尽在会说话的眼睛中。所以能看懂女孩儿的眼睛比听懂女孩儿的话更重要。

尽管董艳丽用条帚疙瘩打了几下,但她的眼睛里流露的不是气愤,不是憎恨,而是一种得意,一种柔情。董艳丽明白在用这种方式向自己表白,做没做这个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知道有一个男孩喜欢她,这种喜欢是每一个女孩都期待的,期待了十几年,终于等来了这一天。是拒绝还是接受,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

杨晓娟听赵老师说年底还要发展一批团员,心里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这次上入团。作为班里的文艺委员,平时表现的机会不多,怎样才能引起赵老师和同学的注意呢?她想起了赵老师说的开展一帮一一对红的事儿,她的帮助对象是姜雅敬,如果把姜雅敬的学习成绩提高上来,那是有说服力的事,但姜雅敬在小学时就不爱学习,像个假小子似的疯来癫去,让她学习比登天都难,怎么办?杨晓娟想了许久,还是得从培养她对学习的兴趣,让她感受到学习的快乐做起。

这天上午她来找姜雅敬,进了院子看见她正和叶素芳、白凤玲仨人跳皮筋呢,唉!就知道玩。仨人看杨晓娟来了,就邀请杨晓娟一块玩,白凤玲说咱们分伙吧,看那伙跳的高。杨晓娟说行,我和雅敬一伙,你和素芳一伙。

作业写没?杨晓娟问姜雅敬。

没那儿,开学早着呢!姜雅敬根本没把写作业这事儿放心上。

积压一块写就来不及了,那么多科呢!

没事,找谁抄一下就成了,快着呢!

杨晓娟一脸严肃,抄可不行,必须自己答,这样才能进步。

自己答,我也不会呀!

咱俩不是结对子吗,我教你呀!

姜雅敬这才明白杨晓娟来找她的目的。唉,你不说我都忘了。

这样吧,我们跳一会儿,赢了就回去写作业,不会的我教你。

行行行,赢了就写作业去,要是不赢呢?

不赢继续跳,直到赢为止。行不?

太行了,就这么定了。

不跳不知道,一跳吓一跳。姜雅敬和白凤玲、叶素芳见识了杨晓娟跳皮筋的功夫,她不是一般的厉害,她从脚腕、腿肚、膝盖、臀、腰、胸、脖子一直跳到举手的高度,干脆就没给白凤玲和叶素芳机会,看得仨人目瞪口呆。姜雅敬意识到上杨晓娟当了,但有言在先反悔不得,只好乖乖地和杨晓娟回屋学习。

教一个也是教,教三个就是带,杨晓娟把白凤玲和叶素芳也叫进了屋里。你们仨先写数学作业,有不会的问我,我给你们讲。不教不知道,她们仨连乘法公式都没记住,还解什么因式分解题啊,杨晓娟苦口婆心地给她仨讲,讲的口干舌燥,姜雅敬看她嘴唇发干,就给杨晓娟倒了一杯水。出身又很讲究的杨晓娟接过水没有喝,谎称去趟厕所,跑回家去喝水,回来时正听见仨人在议论她,她走到门口停住了脚步。

这蛋扯的,知道她跳的这么好,就不玩这个了。姜雅敬发着牢骚。

行了,人家帮助俺学习,还不是为咱们好吗?白凤玲说。

那倒是,不过学这玩意也太累了,憋我一脑瓜子汗。

不学咋整,她和你结对子,你要没进步,她不挨老师说呀,再说人家还要求进步想入团呢!

唉,咱那样,明天她再来呀,不跟她跳皮筋了,咱和她玩嘎拉哈,这可是我的强项,不信她还能赢,她要是赢不了,咱就不写作业。姜雅敬对自己的这个主意很有信心。

不过,我听说她玩嘎拉哈也厉害,张玉洁和刘兴华都不是她的对手。叶素芳叨咕道。

你净替她吹,我就不信她玩啥都厉害,姜雅敬很是不忿。

这个你还别不服气,玩玩你就知道了,白凤玲用钢笔指着姜雅敬。

嗯,咳。杨晓娟干咳一声进了屋,你仨叨念我的吧!

没有,咱仨写作业呢,哪有功夫叨唠你啊!姜雅敬低着头,吐了下舌头。

那我耳朵怎么热呢?看我耳朵红没?杨晓娟让白凤玲看左耳。

嗯,左耳比右耳红。

我告诉你们仨,只要学习有进步,玩什么我都陪你们,但不好好学习,也别想玩。

这下可好,还盯上咱们了,不学还不行了,这对子结的,还失去自由了。姜雅敬心里这么想,但嘴上没说。

一个月的假期,杨晓娟像着了魔似的几乎天天和姜雅敬她仨在一起,给她们讲题,她们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她仨的学习成绩有了很大的提高,上半学期的课程重新学了一遍,为下学期开学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赵老师之所以把学习还凑合的陈根生与胡为民结对,是有深层考虑的,方文友、刘向阳、赵光华、刘媛媛、王丽云、魏秀清等都在附近住,陈根生在这些人中有一定的影响力,希望通过陈根生的转变进步带动这个区域的学生,也有以此把这些同学拉入胡为营的含义,赵老师感觉到胡为营里只有于得水是不够的,作为老师的心腹胡为民需要有一杆人马,要不就成光杆司令了,没有群众基础是不行的。

放假前赵老师特意把胡为民找去,向他说了自己的考虑和想法,胡为民当即表态,一定和陈根生结好对子,帮助他进步,并把这个区域的同学争取过来。之后,胡为民把赵老师的意思传达给于得水,两人寻思一番,决定胡为民专攻陈根生,于得水方文友。

游园之前,胡为民就找陈根生谈了一次话,肯定了他的学习成绩,转达了赵老师对他的评价,说他有头脑,有潜力,希望他改变散漫作风,振作精神,积极上进,并表示开学后班里要发展一批,希望他能加入。陈根生看似稀里马哈,其实很有心计,他从胡为民的话音里听出了赵老师对他的重视,这不是明白告诉我下批有我吗,咱可不能上赶子不是买卖,是得好好表现表现了,从长计议,毕业前咋地也得入团,要不以后入党回城都不利。怎么表现?还是先把作业完成吧,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开学以后再好好表现,给赵老师看看。在胡为民的关照下,陈根生很快写完了作业,并有了踌躇满志、跃跃欲试的念头。

1972年中国外交史上有两件大事,一个是总统访华,中美签署上海联合公报,制定、实施的乒乓外交取得了小球推动大球转的丰硕成果;另一个就是首相田中角荣即将访华,承认是中国合法,与中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聊天中于得水投方文友所好,有意聊这些话题,方文友就把在《参考》上看到的外电报道与他。

有时也谈到进步问题,方文友觉得班还有没加入和共青团的,自己根本没戏,就没把进步这事太往心里去。于得水说别想那么多,将来班级成立团支部,胡为民有可能会是团支书,这对你入团还是有利的,不要灰心,继续努力,多关心班级,各项活动积极参加。脑瓜不活泛的方文友也听出了于得水话里的意思,他想进步,但目前的情况怎么表现也是徒劳的。他对胡为民、于得水印象都很好,若是和他们搞在一起,就会得罪其他人,他想保持中立,但还能保持多久呢?这个问题他想过,还是顺其自然吧!

那天下午,武鹏飞和谷红霞乘坐环路电车来到中山公园南边的市游泳馆。两人分别到男女更衣室去换泳衣。武鹏飞三下五除二就换好了,站在女更衣室门旁等谷红霞。

过了片刻,谷红霞穿着泳衣出来了,她有些羞涩地看着武鹏飞,武鹏飞上下打量一番,眼里好似冒出一团火,仿佛要把谷红霞点燃,如果说武鹏飞周身散发着男子汉的味道,那么谷红霞展现的则是二八女子的阴柔美。武鹏飞惊羡她的身材,泳衣把谷红霞迷人的曲线完全地呈现他眼前,他有些冲动了,为掩饰他先跳入了水里,那凉凉的水浇灭了他蠢蠢欲动的想法。

谷红霞站在泳池边,她不敢下水,武鹏飞引她到浅水区,谷红霞顺着梯子下到水里。武鹏飞先教她憋气,谷红霞把头深入池水中,憋了有一分钟,探出头时满脸通红,她用手抹了一把脸,冲武鹏飞嘿嘿一笑,武鹏飞说你肺活量还是不错的,学游泳首先得能在水里漂起来,双脚离地,憋住气,让身体在水里浮起来。

武鹏飞给她做了示范,但谷红霞不敢,她担心自己会一下子沉入水底,更害怕被水呛着。武鹏飞说别害怕,要不我用手托着你,看谷红霞没有拒绝,武鹏飞说试一下吧!谷红霞俯下身子,武鹏飞托着她的腹部上面的部位,谷红霞试着双脚离开地面,身体就往下沉,武鹏飞用力托着,支撑着她的身体,谷红霞双臂划着水,腿不停地摆动,向前游了两三米,她抬起头换气时,身体突然倾斜了,失去了平衡,谷红霞抻出手一把抓住了武鹏飞的胳膊,由于紧张她用力过猛,她的指甲在武鹏飞的胳膊上划了两道血印。谷红霞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差点把你胳膊抓破了。武鹏飞笑了笑,没关系,继续练。武鹏飞双手托着谷红霞又游了一会儿,教她胳膊怎样向前划水,双腿如何用力向后蹬,谷红霞照武鹏飞讲的那样游,学的很快,进步很大。武鹏飞想尝试一下不再托举会怎样,当谷红霞游的像模像样时,武鹏飞突然把双手离开,离开了支撑的谷红霞向水底沉去,谷红霞妈呀一声,惊恐万状,双手胡乱地抓着什么,武鹏飞俯下身双手把她从水中抱了起来,谷红霞好像呛了一口水,她打了一个嗝儿,埋怨武鹏飞:你咋不托我了,这把我吓的,差点呛着。别怕,有我呢,我是想看一下不托行不行。武鹏飞说。谷红霞眨了他一眼,你不托时告诉我一声,我好有个思想准备。行,我告诉你。俩人又游了一个多小时,武鹏飞四次尝试不再托着谷红霞,她的表现越来越好,不用托着也能漂起游三四米远了,只是那姿势不太标准,像狗刨似的。

两人冲完澡更衣出来快下午4点了,他俩的头发都是黑黑的湿湿的亮亮的,谷红霞一副浴女之美图,武鹏飞一展小伙子之帅气,真好似天生一对,地造一双。

游泳馆门口有个老大娘在卖冰棍,谷红霞买了两根,给武鹏飞一根,武鹏飞大口嚼着,他心里有火,口也渴了,谷红霞把吃了一半的冰棍递给他,武鹏飞说你吃吧。我不敢吃太多凉的。武鹏飞接过那半支冰棍,三口就给造了。其实谷红霞是想试探武鹏飞嫌弃不嫌弃她吃剩的,武鹏飞的表现让谷红霞相当满意。

从游泳馆出来,他俩向南走,在和平广场车站乘环路电车,在一经街倒20路汽车,在团结路车站下了车,就各自回家了。

这一天对于二人来说是有特别意义的,这样的行动显然不是一般同学关系所为,只是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但双方一定是心照不宣了。

小说纯属虚构 请勿对号入座。

怎么区分小孩感冒是风寒还是风热
幼儿胃肠感冒饮食护理
十一长假肠胃“急”病,就找太极藿香正气口服液
小儿感冒为什么风热较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