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疾病患者缘何总被锁

2020-02-15 20:50:46 来源: 北京信息港

精神疾病患者 缘何总被“锁”?

( 陈雪峰 报道)从今年九月中旬开始,我们栏目联合河北省第六人民医院共同开展了大型公益活动——“解锁行动”,截止今天为止,已经有13名精神疾病患者被接到省六院接受免费治疗,那他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呢?近日,我们的专程来到了河北省第六人民医院。

这里是河北省第六人民医院病房内的一间活动室,眼前这位大家是否还有印象,他就是石家庄行唐县的精神疾病患者强,每天活动期间,乒乓球总是他的,而在此之前,身患精神分裂症的他被牢牢的锁在床边,一锁就是4年。问:多大岁数了你?强:33—34了,药里面有麻药,我都走不了路了,我身上有虫子。

在解除枷锁来到省六院接受免费治疗后,强的病症正在好转,除他之外,来自保定易县的王朝是目前恢复的一个。保定易县白马乡东白马村村民王朝说:我都好了。问:知道你以前干什么呢?答:知道,就是我总打人,总感觉别人给我说话让我杀人。河北省第六人民医院 早期干预科医师于超说:他现在恢复挺好,目前他的妄想症已经消失……

据了解,今年解锁行动开展以来,先后有13位精神疾病患者得到免费救治,或许大家听到13这个数字后感觉不够庞大,甚至会让一些人产生误解,以为当前社会中精神疾病患者的数量并不多,其实不然,下面这个数字应该会让很多人倍感吃惊。

河北省第六人民医院院长栗克清说:根据我们2004年的调查,全省重度精神疾病呢,像双向精神障碍、偏执型精神障碍等在1.01%,我们推算在18岁以上的成人当中就有接近60万。

面对如此庞大的患病人群,能够得到救治的精神疾病患者又有多少呢?据河北省卫生厅统计,2001年全省精神疾病患者住院人数在一万多人次,2009年增加到了5万多人次,不足总数的十分之一,而没有得到救治的人中,还有很多是没有认识到自己得病了。

河北省第六人民医院院长栗克清说:有时候开玩笑说,觉得多数医院才是有病的人去的,精神病院就诊的人呢,都是没病的人,都不承认自己有病,这都是精神病人对自己的一个认识,很多病人都不承认自己有病。

栗院长说,精神疾病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上的精神疾病是相对较重,比如解锁行动中的那些精神分裂症患者,他们病症显而易见;广义上的精神疾病就多种多样了,比如因困难导致的失眠、抑郁以及嗜酒等等,这些症状在很多人身上都有表现,可又有多少人承认自己属于精神疾病患者呢?本来你已经有病了,可他认为不是病,就不去就医,第二认为这个问题是耻感,没有面子,他不去正规医院,而去找一些迷信色彩去看看他的命。

据省六院调查,三分之一的精神疾病患者发病后会去找一些巫医神汉,38%的病人患病后首先选择到综合性医院的内科、神经内科、消化科等科室就诊,只有不到10%的病人次发病后才会到精神病专科医院就诊。然而当这些精神疾病患者接受专业治疗时,他们又不得不面对新的困境,因为目前绝大多数精神疾病的病因不明、发病基质不清楚,这就导致精神疾病的治疗漫长化,由此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家庭过重的经济负担。

根据我省消费水平以及省卫生厅颁布的临床路径,一个病人在河北省第六人民医院接受规范系统的治疗,一个月的费用在五千块钱左右,如此累积,对于绝大多数家庭特别是农村的贫困家庭来讲是根本无法承受的。正如解锁行动的患者一样,他们的终结局是被家人一锁了之。

栗克清院长说:当初哈佛大学对我们的疾病负担做过一个预测,2010年的时候,就是给我国造成疾病负担排行前20种当中,有五种是精神疾病预测到了2020年,抑郁症会排到位,超过心脑血管和肿瘤的病人所造成的疾病负担。

除了不承认自己有病,不愿意看精神疾病和费用原因外,栗院长还指出,精神卫生资源的缺失也是导致精神疾病患者无法得到救治的一个原因。根据他们今年一月份的一次调查,目前全省11个地市共有大大小小的精神卫生机构149所,床位还不到一万张,从业医生900多人,护士也刚满一千多人。栗院长说:全省172个县区,还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县市,还是空白区,就是整个县区没有一个精神卫生机构,没有一个精神病院,没有精神卫生诊所,没有精神卫生医生。

医疗资源的缺失可能导致精神疾病患者发病时,无法得到专业的医疗机构或者医疗人员的救治,进而错过了治疗时期而导致病情恶化。如此一番分析,或许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每年也只有十分之一左右的精神疾病患者能够得到救治

,而要解决这个问题,显然是一个庞大的工程。

目前,国家已经对精神卫生事业越来越关注,我省在今年也投入了3个多亿元,用于精神卫生机构的建设和设备购置,并在精神疾病患者的治疗上给予了政策保障。栗克清院长说:对四大类重型精神疾病像精神分裂症、双向障碍、偏执型精神病、癫痫所致的精神障碍,它的报销补偿比例也都提高到了70%。

此外,随着社会公众对于精神疾病的偏见和误解的减少,更多的人能够科学、理性的看待精神疾病及患者。为关键的是,今年9月19日我国部精神卫生法已经通过了国务院常委会,下一步就会提交给全国人大,到时,健全的法律更有助于精神卫生事业的发展,至少会为精神疾病患者提供打开“枷锁”的新希望。

郑州国医堂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京都儿童医院口碑怎么样
贵阳哪里有看癫痫病的医院
保定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宁夏权威男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