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河溯源:吴以义科学史论集》“毕业”

2020-03-27 14:27:29 来源: 北京信息港

唐诗以完善的艺术情势与宋词、元曲交相辉映,同为我国古代文苑中的3朵奇葩。用细腻柔美的或质朴白描的手法勾画出的各种画面,无不叫人心生爱好之情。采撷一首唐诗,让我们回到唐朝,在那一行行温馨感人的诗句里,感受诗人的情感,接下来让小编带大家欣赏那令人赏心悦目的情形,并且给大家解析。

溪居

久为簪组累,幸此南夷谪。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

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

【注释】

⑴溪居:指在冉溪居住的生活。诗人贬谪永州司马后,曾于此筑室而居,后改冉溪为“愚溪”,在今湖南省永州市东南。

⑵簪(zān)组:古代官吏的饰物。簪,冠上的装饰。组,系印的绶带。此以簪组指做官。

⑶累:束缚,牵累。

⑷南夷:南方少数民族或其居住的地区,这里指永州。

⑸农圃(pǔ):田园,此借指老农。

⑹邻:邻居。

⑺偶似:有时好像。

⑻山林客:指隐士。

⑼露草:带有露水的杂草。

⑽榜(bàng棒):船桨。这里用如动词,划船。

⑾响溪石:触着溪石而发出响声。

⑿人:此指故人、知交。

⒀长歌:放歌。

⒁楚天:这里指永州的天空。年龄战国时期,永州属楚国。

【白话译文】

长久以来受着官职羁绊,幸亏这次贬谪来到南荒。

空闲时与邻居农户作伴,偶而也像山林隐士一样。

清晨耕地翻动含露小草,夜间划船拍击溪石作响。

来来往往不见一个人影,独自在碧蓝楚天下高唱。



【赏析】

这首诗是柳宗元贬官永州时在愚溪之畔筑屋而居时的作品。诗歌表面是写在此生活的惬意自适,其实是强写欢愉,将被贬的郁愤之情隐晦写出。

诗人被贬谪永州,应该是有满腹牢骚的,却在诗的开头将其称为幸事:“久为簪组柬,幸此南夷谪。”诗人认为他久长地为在朝中做官所累,幸亏贬谪南来这荒夷之地,可以让他过上闲适的生活。此两句正话反说,将不幸之事说成是幸事,表达了对朝中当权派的不满。

“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这四句是强调在此生活的闲适之情。闲暇时与种菜的老农为邻,有时还真像是在山林隐居的人。一大早带着露水就去锄草,晚上乘船沿着溪水前进。“闲依”表现作者的闲散之态, “偶似”是故作放旷之语,自我安慰。柳宗元少有才名,胸怀大志,可是仕途不顺,一再遭贬。这次更是被贬永州,远离长安。他满腔的热忱得不到施展的空间,有志而不得伸,有才而不被重用。于是,在此贬所,只好强写欢愉,故作闲适,称自己对被贬感到庆幸,伪装很喜欢这类安逸舒适的生活。

“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有时整日独来独往碰不见一个行人,因而放声高歌,声音久久地回荡在沟谷碧空当中,多么清越空阔。这闲适萧洒的生活,让诗人恍如对自己的不幸遭贬无所萦怀,心胸旷达开朗。这里诗人看似自由自在,自由自在,但毕竟也太孤独了。这两句恰恰透露出诗人是强作闲适,无人问津时自娱自乐,也只是一种无奈的调侃。

纵观全诗,诗人仿佛已淡忘了遭贬的痛苦,诗中把被贬谪的不幸称之为幸,将孤独冷静的生活诠释为飘逸闲适的生活。实际上这全都是诗人激愤的反语,在这类被美化了的谪居生活的背后,隐蕴的是诗人内心深深的郁闷和怨愤。表面的平淡所蕴含的激愤,更让人为之怦然心动,正如清朝的沈德潜所说: “愚溪诸咏,处连蹇困厄之境,发清夷淡泊之音,不怨而怨,怨而不怨,行间言外,时或遇之。”这是很中肯的评价。

全诗清丽简练,涵蓄深沉,意在言外,耐人寻味。

溢脂性皮炎用什么药效果好?
查询医生
鸡骨草胶囊是治什么的
心肌梗塞有多严重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