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忧伤都那么美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23:45 来源: 北京信息港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这一句真是渗入了人心,是她,一个柔弱小女孩儿,她朦胧的眼睛更加迷茫了。望着眼前来往的行人,一个个都穿着白衣,携着妻儿在湖畔游玩着,她有些潸然了。扒开嘴角边的发丝,她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冰凉,冷丝丝,嘴角咸咸的。她下意识的仰了仰头,想让流露出来的痛再流回去。不想再让他看见自己的不愉快,她一直都这么想着。  可是她却一直都在对自己说着忘了吧,别在折磨自己了。但越想忘掉,它就越是经常记起,而且是那样的深刻、那样的撕心裂肺。甚至扰的她在吃饭的时候眼前都会有他晃动的身影。  是的,他还真的有些难忘,在她心中已经成为了一种刻骨铭心的印记。她,一直是这样伫立在窗前,像一位守望者期冀着天边的那朵云,痴痴的倚着。嘴角还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因为一直都有一种信念相信他能看的见。白皙的额却有丝丝痛楚流露着。  遗忘的痛苦让她好一阵心慌,顷刻间脑中浮现的是关于他俩之间的甜甜的回忆。他,一个帅气的小伙子牵着她,如眼前的这般情景。他们一起游玩着美丽的西湖,他们的步子轻盈而且俏皮。稚嫩的举动让她感到了满足的快乐,此时的她听不到一切声响,只觉得有一双温厚的手让她这样依托着,让她感觉到温暖。湖畔的柳枝婆娑的舞动着,身边的一切都这样微笑的对着他们。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从心底涌出的一股从未有过的满足,如涌泉一般猛烈。心中的欢快与热烈使得很少出门的她觉得好一阵脸发烫。也许,她还真的有一丝羞涩。  她太爱他了,也许是一种深深的喜欢吧。慢慢的他们不再那么拘束,捏着的双手沁出了丝丝细汗,微风过处阵阵清凉,她不自觉拢了拢自己的小手。他问她:“为什么不讲话呢”。她说:“因为害怕失去。”刚刚得到的,她怎么就又害怕失去呢?可她的确是这样说着的。默默的更是不做声了。像陪伴一个熟睡的孩儿般总怕会打扰他、惊醒他。她太喜欢他了,他是个聪明的的男孩儿,用心也能感触到这样一份爱怜。他经常也是这样呵护,像手中的水晶球一般总怕她会破碎。他俩就这样互相爱怜,这样谦让,这样理解的生活着。  她,数她痴。因为她柔弱,几乎连他身影的失去都无法接受。即使一棵树湮没了男孩儿的影子,她都会有所触动、感伤...  秋风夹杂着丝丝悲情,摇响了窗前的风铃,这铃是男孩儿送的。一阵阵轻盈的铃声撞在她痛楚的心坎上,让她的心一阵阵的颤抖。就好像他那温厚的双手捂着她那颗冰冷的心一般,她就这样一丝一丝的感觉着。  她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又似乎在希望着什么...湖中荡起的阵阵涟漪,不禁让她触目远望。忧郁的双眸搜寻着什么,红肿的双眼让她的神情有些恍惚,这么多天的伫足、倚立不知道她在等待着什么。忽然她的眼睛明亮起来了,他......等待的终于到来了。他仍旧穿着一身的白色停留在那颗粗大的柳树下。只是树已经没有了他先前的嫩绿,枝叶更是萧条的很没有了生机。盈盈的秋风带来了沁人心脾的雏菊香。而他仍是那样呆呆的站在那儿,似乎在等待着谁。突然他向她挥了挥手,有些迷茫的她看懂了些许,嘴角露出了会心的笑意。张了张嘴,似乎是让他等会儿。  “小姐,您要到哪儿去?”佣人小若急切而充满疑惑的问道。她顾不得那么了,单薄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向楼下冲去。小若的唠叨声在后面此起彼伏着,尽着做佣人的义务。  她来到柳树旁,望了望却什么也没看见,他人不见了。那双先前充满希望的双眸丝丝暗淡了下去。可是她没有放弃,只是更加的着急了。神情呆滞的望着来往的人群,没有......还是没有。此时的她有些不知所错了,一把钻进人群一个一个认认真真辨认起来,怕他故意躲起来。就这样一遍又一遍的拉吧着,周围的人都疑惑的望着她。呼呼的冷风,似乎在为她悲鸣着。赶过来的小若气喘吁吁的说:“小......小姐,您......在找什么呢?”她没有听见么?不,可她却转过头来说:“快帮我找哇,他来了。正躲着我呢。”听了这话,小若明白了些许,心疼的说:“小姐,别找了。他......他不是早......,那天您还亲自参加了他的葬礼了呀!”终还是说出来了。但是她好像还是不敢去承认,没有勇气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柔弱的她太累了,想歇会儿,就这样她倒了下去。在失重飘飘的感觉中,她清醒了些许,知道他没有来,再也不可能来了。本来还想让自己撑过来,可那股伤痛却莫名的驱使着让她休息......  她真的睡过去了吗?不,她没有,她是不会就这样子的。因为他还要记着他,永远的记着他,还得好好的活着。当她迷糊的睁开双眼时,看见了那束白色的康乃馨安详的在窗台沐浴着阳光。此时已经是三天后的上午,她的肚子里空空的,可心里却是满满的,装着对他满满的怀恋。一阵阵脚步声传过来,小若端着她吃的闷粥来到她的身旁。见她醒了便问道:“小姐,您怎么样,好些了吗?”她没有做声,仍是这样望着,望着窗台上的这束花,暗淡的双眼流露出丝丝忧伤。一切都随着上天的照化吗?她慢慢的想着,虚脱的身体似乎要和她她游离的思想一般飘起了。感觉一切都没有了重量,只能存在于意识中,她好累......好累......  嘀.嗒...嘀.嗒......时间在不知觉见流过,没人知道它的快慢,似乎这都不那么重要了。  她的病也好得差不多了,今天起床特别早。把房间的一切都认认真真的收拾了一遍,每个角落都很在意的整理过。她想把身边的一切都给好好的整理整理,将那些很深的尘垢去除掉。保留着那份珍藏,仅有的珍藏在心中。留给她的也只有先前的温暖与甜蜜,也就是那些美好的画面一直支撑着她。因为他曾经说过,若只剩她一个人了,必须得好好的活着。为了他们那份共同的信念、那份他俩曾经一起傻乎乎的执着过的东西。  小若已经将她收拾好的行李包拿过来了,看样子她得出远门了。是要走了么,不是很清楚......推开这扇木门,她回望了一眼......似乎觉得自己遗落了什么,还有什么没有带走呢?她都带走了,连同那些回忆。没有带走的是他的人,他在里面,而她一个人在旅行的路途...... 共 244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手术治疗急性附睾炎成果好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